2018信用卡DLB眼中的鄙視鏈,歡迎對號入座

在鹿兒亂七八糟的微信群之中,總有些看不懂的對話。

“今天週五,別忘了CGB的半價”

“四星五星有提前場”

“CITIC的9積分一直搶不到,現在都多少收?”

“27,秒結”

“招行生日當天要刷多少錢來著?”

“22240,記得查銀聯查天書”

小白的你可能完全看不懂這些問題,不過在這些對話背後的含義其實雲譎波詭,帶著某種心照不宣和意味深長。這一刻,小白才會真的感到自己是個小白。

DLB的圈子裡面,有的惺惺相惜,有的互相瞧不起,關係複雜的很。因此,就好像投資圈看不起房圈的,房圈看不起幣圈的,貨幣圈的看不起股票圈一樣,在信用卡DLB的世界裡面擼不同的東西會形成自己的鄙視鏈。

擼“年費”流
Annual Fee

作為DLB的最最最最最基礎的技能就是要把信用卡的年費給擼回來,不能給銀行真金白銀,只能用積分兌換年費。這些信用卡主要是一些高端卡,比如招行的經典白、浦發的AE白、上海農商的白金鑫、交行的白麒麟等等。

不過只滿足於擼“年費”的各位肯定會被鄙視,畢竟不支付年費在各位DLB的眼裡無非只是沒有額外的支出,並沒有進賬啊。如果你是一個只會擼年費的DLB,對不起你只能活在最底端了。

擼“權益”流
Benefits

擼“權益”的流派之多,角度雖各有不同,變現二字也是殊途同歸。

比如星巴克作為各大DLB爭相搶奪的主要獵物,不得不說。星巴克門店覆蓋率全國各大城市,單價高,極易出售。當年中信和華夏還能用9積分兌換一杯大杯星巴克的時候,相傳有DLB專門站在星巴克收銀機門口提供代刷積分業務,日入四位數,有時候想想自己還上什麼班。

當年銀行也不是吃素的,中信限制了名額,華夏可好2018年取消了星巴克的兌換。現在DLB們無非也就在兜售中信的星巴克電子券了,不過中信把有效期改成了7天,也是為了限制DLB的瘋狂。

別以為DLB們只能賣星巴克,只要是分佈城市夠多,門店數量多的都是DLB眼中的香餑餑。從幾元錢一杯的COCO奶茶,到COSTA、必勝客、各種代金券都有人在賣,也有人在買。餐飲類的權益簡直成了硬通貨。

不過上述高頻消費不屬於剛需,不喝星巴克渴不死人。 DLB們又瞄準了出行的相關權益,酒後代駕和境內外接送機。

吃飯應酬難免喝酒,如今酒後駕車被抓代價實在太高代駕絕對有市場需求。全家旅行或者公司出差,隨身大小行李成了大麻煩,接送機服務又成了剛需。日本打車價格異常昂貴,從新宿到成田機場需要人民幣2000-2500元,而DLB的售價僅為300-500元左右,客似雲來。

隨之而來的是2018年興業銀行行卡大力打擊非持卡人本人使用境外接送機的服務,嚴查身份證信用卡,導致興業接送機的價格DLB們的收購價格一路下跌;平安更是害怕到顫抖直接暫停百夫長的接送機的使用。

此類出行類的權益,DLB在家輕鬆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瞬間把年費抵消掉,還把賺到一票,津津樂道。

除了上述這些虛擬類的有價票圈和出行權益,DLB更多看中的是銀行網紅獎品。大到RIMOWA的行李箱、洗碗機、炒菜機、麵條機、掃地機,小到剃須刀、電吹風、原汁機等等都可以成為DLB們的目標,畢竟已經有販子等著收購。

銀行則開始不斷優化活動細則,同一商戶不能多次,可疑消費需要提供發票憑證,不僅要周周達標還要有最低消費額等等,與DLB們開啟一場曠日持久的攻堅戰。

月底DLB開始計算:大疆的無人機輕鬆收益2000元,加上接送機酒後代駕,星巴克等等有價票券,哇月入過萬啦!

誠然,相比那些只會擼年費的,擼權益的自然把他們碾壓成渣渣,殊不知在更高級的DLB眼中這些只會用體力擼的都是一介莽夫。

擼“里程”流
Miles

自從人類插上夢想的翅膀,旅行變的易如反掌。

容易是容易了,國內機票價格在節假日扶搖直上,長途國際航線的商務頭等艙6位數的價格為也早就司空見慣。此時使用里程兌換免費機票將是不二選擇,這也促使DLB們的視線轉移於此。

不同於變賣實物獎品、卡券,DLB們兜售機票可是一門技術活。國內機票三大航添加受益人的時間各不相同,能兌換里程票的賬戶也有一定要求,南航所謂的“處女號”便是最好的例子。以上海-廣州為例,南航東航都在執飛,但是所需里程卻不相同,南航所需里程數更少,DLB們就會使用南航給下家出票。不過由於國內線價格較低,DLB往往還看不上,他們的主戰場是在國際線。

兌換中美航線的商務/頭等艙一直是DLB們的必修課。上海往返三藩或者紐約的商務艙價格常年維持在15,000人民幣左右,使用東航里程需要100,000里程,而成本也就2,500元左右,打個8折賣給客戶,淨賺10,000元。是不是比上面的倒賣權益的更好賺?

里程票不同於普通在線售賣的機票,是有固定數量的。所以如何了解航司如何放票,換票,出票,改簽也是必修課。以之前DLB眼中大熱國航兌換國泰頭等艙為例,裡面有太多技巧被DLB們津津樂道。

雖然實際是國泰執飛,但是由於國泰給自己會員和寰宇一傢伙伴的放的機票數量不同,所以在國航兌換國泰機票的時候,要使用英國航空查詢獎勵機票。之後要打給國航出國泰航空的機票。

打電話也有不少技巧,DLB們研究了國泰的放票規律,發現國泰每天早上8am放頭等艙的機票,所以DLB們7點50分的時候撥打國航的電話,和客服聊天聊到8點,準時搶330天之後的票,鹿兒只能表示佩服……

期間有人發現國航出國泰機票的時候是可以Hold票的(這裡插一句,國泰自己會員反而不能hold自己的票,國航卻能hold將近300天)然後DLB們先給客戶Hold機票,然後可以慢慢改簽。 11W國航里程成本5000元,卻可以兌換往返100,000元左右的頭等艙機票如果真的售出,直接就是200倍的收益!

高收益自然是高風險,亞洲萬里通開始大規模“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屠殺,只要稍微有點可疑動作直接封號。鹿兒在使用兌換亞洲萬里通機票的時候,簡直是過五關斬六將,客服會提示你只有一次回答問題,如果回答錯誤則無法出票。問你最近一次登陸賬戶是什麼時候?郵箱是什麼?家庭住址又是什麼?驗證成功之後才能出票……

這一波操作嚇得DLB們不敢代出票了,索性換點實物好了。 iPhoneXS 256G的,176,720里程據說DLB們的成本也就2000元人民幣5倍收益可能在他們眼裡已經是很差的成績了。

擼里程相比擼權益,更考驗DLB們的綜合能力。比如有些國外航司只有英語客服,英語渣渣的DLB們只能手動再見。如果不潛心學習各種查票、放票、出票的技巧收益就會直線下降。所以擼里程的DLB們自我感覺都還不錯,畢竟這是一門有腦子才能擼的技巧。

此刻金字塔頂端的DLB們,輕蔑的一笑。

擼“額度”流
Credit limit

在金字塔頂端的DLB眼中,年費、權益、里程都是額度的衍生物,完全不值一提甚至本末倒置。在他們眼中信用卡,就是一台移動的ATM機器。如何讓從ATM取出來的現金利益最大化才是他們眼中的重中之重。

如果已知收益穩定,如果獲得最大收入?沒錯ATM機器的存款要足夠大,也就是額度要高。所以在金字塔頂端的DLB的眼中,信用卡的剛性年費簡直可以忽略不計,只要你給我足夠高的額度就行。招行AE白的10W,無限的20W,目前農商白金的10W,鈦金的30W,民生的黑金等等,只要你敢保證額度,我就敢下卡。

不過你要問這群DLB從ATM取現之後拿去幹嘛?

仔細觀察上圖你會發現什麼每年都能保證兩位數的收益?沒錯就是房價A∞ | 面對2.9億元的財務自由標準,中產階級該怎麼辦?和鹿兒1年前的觀點不謀而合。當然你要說上證50收益也還不錯,的確那更要考驗你能否踏准節奏了。

高風險,高收益。如何在高收益中降低風險,同時不斷的降低資金的成本,這才是這群擼“額度”DLB們永恆的話題。

以房產為例,比擼“里程”難度要高更多。里程你註冊一個賬戶就能擼,但是房產呢?很多人連購房資格都沒有。你熬了10年,有了購房資格,標地又在哪裡?你和我說買在東方綠舟,鹿兒只能翻個🙄️了。二手房談判交易都有太多坑需要填,你有可曾知道一二?在2016年瘋漲之後,到底這個寒冬要扛多久,你的現金流能否支撐?一些例的問題,如雪花般飄來。

看到這裡,或許你也明白了。 No pain, no gain

你想要站在金字塔的頂端,必須投入更多的精力和熱情。不然你將永遠在食物鏈的底端。 DLB的世界是這樣,別的世界何嘗不是如此。

鹿兒|Michael Jin

2018.12.27 於 Westin Ningbo

本文標題:《2018信用卡DLB眼中的鄙視鏈,歡迎對號入座》,本文鏈接:http://www.shewantea.com/archives/4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