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票帝投稿】中日航線特殊的“頭等艙”體驗


Hyatt 凱悅買分促銷:購買積分享額外40%獎勵,積分房兌換成本低至$85.7每晚(2019-8-27前)

票帝按:近年來,日本簽證辦理流程簡化,越來越多的小伙伴選擇在假期去日本遊覽玩耍,中日航線的需求大量增加。隨著東京國際空港(羽田空港)國際線大量開放,中日航線也得以應需大量加班。但由於距離相對較近,絕大多數航空公司並不會使用777這類超遠程重型客機執飛這條航線,僅有經濟艙與商務艙座椅。

然而“絕大多數”就意味著還是有例外滴:全日本空輸株式會社(也就是大家常說的全日空ANA)常使用負責跨太平洋日美航線和日歐航線的777-300ER客機執飛羽田( HND)到北京(PEK)的NH961/962航班,這個航班就獨特存在了真正的頭等艙的座椅。

今天票帝邀請到了愛卿群裡,”奢華的“王博士給大家講述他的”頭等艙“座椅體驗! 【本文由王博士“擬稿”,王博士親愛的張老師編(chong)輯(xie)】

(圖片來自網絡)

2018年12月23號,我從美國經東京轉機回京休假。由於上一段我是從美國搭乘頭等艙抵達日本,屬於頭等艙中轉,且我是全日空里程俱樂部(ANA Mileage Club)的白金卡會員,便有幸體驗了這獨一無二的中日航線“頭等艙”

雖然存在著頭等艙座椅,但這個航班航程距離過短,完全不提供頭等艙服務。但頭等艙座椅在訂票時是鎖著的狀態,機場只有經理級別的地勤才能有權限選擇這個位置。

美東時間12月21日,我搭乘NH1航班從華盛頓達勒斯國際機場(IAD)出發,怀揣著小興奮登上了著名的全日空星球大戰BB-8塗裝的註冊號為JA789A的波音777- 300ER型客機(圖1),於12月22日抵達日本成田國際空港(NRT)。

圖1. JA789A執飛的2018年12月21日的NH1航班抵達日本成田國際空港。

值得一提的是,實際上大家俗稱的羽田機(HND)的官方名稱是“東京國際空港”;而俗稱的“東京成田國際機場”的官方名稱是”成田國際空港”(NRT)並不含“東京”二字,因為成田空港實際在千葉縣、成田市,已經並不屬於東京都。

抵達日本後,當晚入住希爾頓台場酒店。由於恰逢聖誕夜前夕,房價已經嗨漲到了60K JPY一晚。然而意外的是,免房的價格仍然是60K希爾頓積分,鑑於難得希爾頓的積分能用出1美分的價值,我果斷免房入住。第二天一早,搭乘海鷗線轉乘地鐵前往羽田(圖2)。

圖2. 電車前往東京國際空港(羽田)。

        抵達羽田空港國際線航站樓(圖3)。自從羽田開始運營大量國際航班以來,擁擠就成為了這個機場的最大問題。希望羽田T2航站樓改造完成、全日空航班從國際線航站樓搬過去後,能夠改善。

圖3. 抵達羽田空港國際線航站樓。

         走上樓Check In。是日航班是有全日空只有212個座位的777-300ER客機執飛,該客機佈局是全球執飛商業航班的777-300ER客機中總座位數最少的。我最開始選的座位是5A,是傳說中這個佈局下最好的商務艙座位。直接靠窗且位於頭等艙後的Mini Cabin之中。在NH1/2這個航班中,這個位置一般預留給日本政府工作人員,因為日本政府工作人員出差也是無法搭乘頭等艙的,即便政府專用機(日本航空自衛隊1號)也只有商務艙和超級經濟艙佈局(日本政府專用機採用和全日空商業航班完全一樣的商務艙和超級經濟艙座椅)。

Check In時,我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我昨天剛剛從華盛頓搭乘ANA的頭等艙到東京中轉回北京,如果可能的話,能不能幫我選到前兩排的座位呢?”其實我只是小試探下,因為我IAD-NRT和HND-PEK是完全兩張不同的機票。櫃檯小姐姐確很認真的查了一下說:“我確實看到了您的國際中轉(我猜是因為他們能看到我的常旅客號的原因吧),可是現在我們前兩排靠窗的座位已經都有旅客乘坐了,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把您安排在中間的位置。”

考慮到中日航線商務艙座椅無論是全日空ANA還是日航JAL常見的型號我都體驗過,本著“非常真”的原則,我便請小姐姐幫忙選了頭等艙中間座位。可是小姐姐操作時,發現她並沒有權限。當我以為小姐姐會抱歉的把我放回5A時,她突然站起身說:“請稍等,我去請示下我的Supervisor。”過了一會,她拿著新的座位號是1D的登機牌回來並交給了我。我謝過小姐姐拿到了新的登機牌。上面大大的字母C也證明該航班雖然有頭等艙座椅但是只提供商務艙服務(圖4)。

圖4. 新登機牌。登機牌上大大的C也證明雖然是頭等艙座椅,但是只提供商務艙服務。

圖5. 羽田空港國際航站樓安檢後。

         由於NH961使用110號搭乘口,正好位於全日空在羽田國際航站樓的主休息室門口(圖5)。因此我沒有選擇使用相對人較少的位於114號登機口的ANA休息室。然而後來我發現這個決定實非明智之舉。由於本航班實際上是商務艙服務,我又不是ANA鑽石卡會員,因此只能使用商務艙休息室而不是頭等艙ANA Suite Lounge。進入商務艙休息室,裡面擁擠到竟然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找到座位。日本小伙伴很介意你端個相機拍有他們正臉的照片,於是我便用手機偷拍了一張並很日系的打了個碼(圖6)。

圖6. 全日空羽田國際航站樓主休息室

      這擁擠程度都要超過Centurion Lounge了。當然主休息室的好處就是能看到東京國際空港的經典角度(圖7)。

圖7. 東京國際空港經典角度。

         花了一些時間,終於能找地方坐下,於是去拿一些吃的。全日空商務艙休息室,吃來吃去,只有山菜蕎麥或咖哩雞配必擼(日語啤酒)是百吃不膩的。前一天由於時差,我沒吃晚飯就睡了。加之對中日航線的這種短途商務艙主菜也沒什麼期待。於是在休息室把這山菜蕎麥和咖哩雞各來了一份(圖8),

圖8. 全日空商務艙休息室名物:咖哩雞和山菜蕎麥,當然還有那全自動的啤酒機。

         待了一會,就該登機了。當日是全日空使用註冊號JA792A的波音777-300ER客機執飛NH961航班。 JA792A是全日空機隊中最新的777-300ER客機,於2015年5月交付。共有8個頭等艙,68個商務艙,24個超級經濟艙以及112個經濟艙共計212個座位,是全球座位數最少的商用波音777-300ER型客機(圖9)。

圖9. 是日航班。

         登機時發現,該航班大約有10個鑽石會員pre-board。由於這個航班不提供頭等艙服務,我的座位雖然是1D也是隨商務艙登機(圖10)。

圖10. 商務艙等待登機。

         登機後發現,頭等艙總共8個座位,上座率6/8。這個上座率遠高於全日空跨洋航班頭等艙平均四人左右的上座率(因為ANA頭等艙很少放免票,這是與JAL最大的差異)。當然,除了我穿的很隨意以外,其他五個人都是正襟危坐且一言不發,社長氣場十足。這時,乘務長走過來開始對1A的社長鞠躬致意……

圖11. 落座1D。

         由於我的座位1D不是窗口座位(圖11),因此也就沒什麼可拍的了。補放一張提前一天在NH1航班上拍的頭等艙客艙照片(圖12)。全日空的頭等艙座位和日航最大的區別是沒有Buddy Seat(圖13),也就是沒法和小伙伴面對面吃飯。

圖12. 全日空頭等艙客艙,共有八個座位。

起飛後,服務很快開始。 NH961“頭等艙”桌布是藍色無紡布,與真正頭等艙的純白色棉質桌布有很大的區別。另外,由於原本藍色無紡佈設計時就不是為了頭等艙客艙使用,臨時客串尺寸太小,並不能覆蓋整個桌面。這個區域線航班提供的是Duval-Leroy的非年份香檳,因此點了Mimosa配以ANA經典的Rice Cracker和綠茶(圖14)。相比之下,真正跨洋航線頭等艙提供的則是Krug 2004佐以各種小吃(圖15)。

圖14. NH961“頭等艙”的起飛後提供的飲料服務

圖15. ANA跨洋航線頭等艙起飛後提供的酒水服務。

         至於餐食,由於航程太短,因此所有東西都是一盤端(圖16)。和食味道其實很一般,畢竟是一個區域線的商務艙,遠不如東京休息室提供的咖哩、炸雞和蕎麥麵。其實我一直建議點日籍航司的洋食。因為其實日本人在飛機上一般都點洋食,所以航司在洋食上更用心一些,特別是外站。當然拿NH961的“頭等艙”餐食和真正的頭等艙餐食相比有些勉強,但商務艙的正餐食量和頭等艙的小吃相比正合適。跨洋線頭等艙提供的小吃的水平遠遠超過區域線商務艙的正餐(圖17)。

圖16. NH961“頭等艙”正餐和食選項。

圖17. ANA國際線頭等艙正餐後隨時可以點的小吃之一,烏冬面。

         飯後NH961“頭等艙”提供紅茶、咖啡等常見選項(圖18),並沒有真正頭等艙所特有的抹茶(圖19)。

圖18. NH961提供的檸檬紅茶。

圖19. ANA國際線頭等艙所提供的抹茶。

         當然,NH961的“頭等艙”不提供鋪床服務,也沒有提供床墊。因此我便自己把座椅放倒看會電影。 ANA的娛樂系統一直被人詬病的就是電影很少,飛長航線很無聊。不過他們的系統裡一直都有《孤獨的美食家》,於是就看了會五郎(圖20)。

圖20. 日劇《孤獨的美食家》劇照

         躺了一會,就準備落地了。然而當天由於北京風太大,NH961復飛了一次,這也是我飛了這麼多年來第二次復飛(圖21)。接機的張老師和小伙伴幸災樂禍的看我在天上一圈圈盤旋下不來,並拍了飛機落地的視頻(視頻1)。不過好在由於出發比較準時,最終我們還是準時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圖22)。出關後,直奔某滷煮店吃午飯(圖23),商務艙的飛機餐再好吃也還是遠不如這一碗滷煮。不過遺憾的是,自從北京地鐵5號線開通前金寶街改造拆遷後,再也找不到能媲美當年胡同里面那家滷煮的口味的店了。

圖21. 是日飛行軌跡。

圖22. 準點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圖23. 日思夜想的滷煮。

結語

NH961航班雖然擁有頭等艙座椅,但是從服務流程上和區域線商務艙並無二致。當然,這個座椅還是遠比商務艙要舒適的。當年在全日空推出Inspiration of Japan商務艙的年代,平躺商務艙剛剛出現,這種所有人都能直接進出過道的具有極佳隱私性的座椅被賦予了很高評價。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商務艙也出了很多新產品,Inspiration of Japan這款商務艙座椅過於狹窄的缺點逐漸暴露出來,因此如果有機會能夠在中日線選擇頭等艙座椅的話還是牆裂推薦的。

最後以可愛的接機小伙伴拍我的航班落地時的照片結束本文(圖24)。

圖24. 接機人之一,“北美票帝”忠實讀者王先生。

本文標題:《【北美票帝投稿】中日航線特殊的“頭等艙”體驗》,本文鏈接:http://www.shewantea.com/archives/5119.html

寫在最後,Alaska 阿拉斯加航空里程促銷:通過官網購買Mileage Plan里程享額外最高50%獎勵(2019-8-30前)